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书旗小说 -> 玄幻奇幻 -> 阴阳石

第六卷一百零七章 最不敢相信的三百万年前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翟秋子和葛远中间铺开了一张地图,葛远喃喃自语,手指还不停地在地图上点化,“木子云一行人的路线是风之乡——鼎背群妖谷——栖霞城——界门——渤海牧——坚国国都————丰巢——夕——傍舟林——坚国国都——石京渊——盲原。”
翟秋子也在图上点化,“风之乡——丰巢——栖霞城——渤海牧——岳灵族族地——天机阁——坚国国都————夕——傍舟林——坚国罗城——盲原”而这便是均士魅一行人的路线。
葛远推敲道:“我们当初指定此路线的目的,一是为了解决苏老头(坚国国君),改变当下的局势,使得凰都重获地位,二是为了让木子云的仇恨得报,计划之中,均士魅和嵩阳珑洛以及颛王旭本是该被杀的,而木子云的心得到了洗涤,后半生将一直在凰都寻找逆行界门之法,地点就这么多,可你我做了无数的计算,其结局应该是不变的,大君主若是想让罪恶降到最少,难道这不该是最好的方法吗?”
“你觉得,他们是什么...”
木子云和方天慕离开了鼎背群妖谷,躲开了黑精灵之后,便一路朝着下一个目的地“夕”飞去,于此同时呜央城内火光冲天,竟有朱雀神像在空中盘旋,而风筝、望乡、小四和唐道元飞行的很慢,他们路过了那片菊原,却已不见杜小月身影。
听闻翟秋子此问,葛远沉默良久,犹犹豫豫开口道:“管他是什么....”
“说说看...”翟秋子抿了口茶,平淡道,“看看你我的想法,有没有相似之处。”
“我算命无数,四方棋可算尽一切,并超脱时间,这世间几乎所有之物,都被时间所规制,但凡脱离时间者,无不触及仙、神、魔之道,所以,木子云、均士魅、方天慕、铃铛、颛王旭、嵩阳珑洛、风筝、望乡、颛王东、休兵,这几个家伙不可算作人,该是与仙、魔、神有关。”葛远说到此便停住,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说吧”翟秋子说道,“说的模糊点,不算泄露天机,就算说得清楚,只要不在他们面前讲,也会平安无事,算命之人要把话都烂到肚子里,只要外人不知即可。”
“那...大君主先说。”葛远意味深长地看着翟秋子。
翟秋子无奈地笑道:“小鬼啊,好吧...老爷子我不怕死,我先说。”他手指点了几下桌面,眼睛望着别处,思量了许久许久,末了,还是有些犹豫,却终开了口,“你知道,这个时代是如何被开启的吗?”
“新神出现,旧神覆灭,大规则时代来临..”葛远如此回道。
“那新神是如何出现的?”
“这....我不知...”
“你当然不知,因为这世间只有一种人能够知晓,就是经历过时代更迭,并传承至此的凰都大君主,而你是下一任君主,所以,我也能告知于你。那间暗楼之中,藏着这么一个时代开启的秘密,群神时代的末尾,唐诸鞠齐·哆哆封神,世间生灵迎来了人族真神统治的时代,它其实也存在了十几年,人族的地位在此期间不断的提升。可有一日,唐诸鞠齐·哆哆与另一位真神因宿怨而交手,真神之间的战斗是毁天灭地的,他们都不想破坏人间,所以,只拼了一招,较量的是阵法,而唐诸鞠齐·哆哆赢了,另一位真神的某样法器被击落于‘陀麽大荒’,唐诸鞠齐·哆哆为了羞辱那真神,施加了禁制,让那真神在十日之内,不可取回法器。”
翟秋子继续说道:“可就在十日之间,法器之神能渗入了地下,唤醒了沉睡于地中不知多少岁月的东西,那是一座神宫,神宫引来了无数生灵,包括唐诸鞠齐·哆哆和令两位真神,他们试过进去神宫,却都失败了,生灵聚集的越来越多,直到第九日,神宫中飞出九块巨石,那九块巨石一出现,便发出了超绝历代真神之力的神光,这样的东西,直接引起了大乱,唐诸鞠齐·哆哆和另两位真神在天空大战,而大地之上,各种族的生灵也陷入了疯狂的混战,战争十分惨烈,巨石前没有任何的结界,可就是没有生灵能够靠近它,因为生灵们打得太疯狂了,刚刚到达巨石前的生灵,无论有多强,都会被其他所有生灵齐力扑杀。”
葛远听之入迷,更是震惊,不禁开口说道:“那种战争,我难以想象...”
“到处都是不同颜色的血河,而尸体连成了山脉,绵延出去数百里,其实后来想想,之所以生灵们会将此战打成这样,恐怕也拜那九块巨石的邪能所致,据说当年有多种诡异的气息从巨石上散出,而生灵受其气息影响,战斗的欲望、邪恶的念头提升了数百倍,几乎是失去理智般战斗着,谁也停不下来了。”
翟秋子继续说道:“战斗从一开始的百里范围,一直扩张,直至三千多里,就算没有修行过的生灵,也被那气息影响着,疯狂的加入了战争,就在那时,当年凰都大君主做了一个决定,他深知世间纷乱皆是由巨石所致,所以要用至宝将巨石封印,他选出了一队人.....”
葛远直接跳了起来,他瞠目结舌地看着翟秋子,他震惊万分,从没有如此震惊过,他似乎已经猜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可无论如何,他却还是不能相信...
翟秋子低着头,也沉默了良久,随后,长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当年,他精心挑选出了一批人,就是从凰都的将士中选出来的十八位首领,由于要掩人耳目,特地是从鲜少露面的御部选出的(紫衣一级,也是木子云初入凰都时所在的部门),选出来的首领们大多是年轻人,有情侣,有兄弟....其中一人还是当年大君主的儿子,可临行之前,有一人临时出了状况,不能前去,当年一直反对大君主将儿子派出的,大君主的妻子,选择替补而上并随队出发,与儿子同行,他们都是被选出来的心思纯净之人,带着凰都积淀下来的数样至宝,前往了战场的中心。”
“凰都存在的够久,拥有足够蒙蔽世间生灵感知的宝贝,连唐诸鞠齐·哆哆几位真神都没有察觉,这一队人,踩着尸山,游过血河,一点点地朝着巨石移动,如此小心了二十多日,终究是来到了巨石边。可是....”
葛远的身体已经开始发抖,他的嘴唇不断地颤栗,嘴里不停嘀咕着,“也就是说.....也就是说....这世界....这...时...时代...”
翟秋子没有理会,接着说道:“可是啊,越靠近那巨石,巨石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就更加的浓烈,他们身上所带着隔绝一切的‘东皇钟’渐渐地也被渗透...”
“‘东皇钟’!凰都其实真正拥有过那件神器!”
“是的,可惜连‘东皇钟’都无法阻挡那气息,十八个人内心的欲望和邪念不断被放大,就算他们心思空明,可但凡有一点私心或者心愿,就会被无限的扭曲和恶化,他们本该封印巨石,却在咫尺之间,抛弃了人性,拼命冲向了巨石,他们成功了,不知怎地,恰好纷纷摸到了巨石的一面,九面阴,九面阳...”
葛远跌落在地,他如咿呀学语的孩童,痴痴地望着翟秋子,整个人都呆痴了...
“摸到阴面的人,幻化成了九头凶兽,摸到阳面的人,则化成神光飞向了苍穹,九凶兽....凶兽....”翟秋子的语气也变得哽咽而无法淡定,“.每...每一只....都...超越了历代真神,战场中的生灵被瞬间抹杀,就算是天空中的唐诸鞠齐·哆哆和另两位真神联手,都没有打过其中任何一只凶兽,几乎都是被瞬杀的结局。世界顷刻间被瓜分成了九份,中央为钟山龙,坎宫为混沌,艮宫为饕餮,震宫为麒麟,巽宫为梼杌,离宫为九头鸟,坤宫为囚牛,兑宫为穷奇,乾宫为血勿狄,所有为神者,或近神者皆被屠戮,有些不得不逃入了阴间,生灵啊...大都快死绝了吧,凰都当年也全城皆亡,就剩了那位大君主,携着所有至宝和秘卷,无奈地躲入了底下,在暗无天日的地底苟活着,二十年才敢露出头,仅十息时间就得立刻钻回地底,把看到的第一个人族孩子抓回,再用数十年时间培养成下一任大君主...哎....”
“直到所有生灵绝望之际,天空垂落梵音圣光,接着苍穹从天降落下九位天神,他们似乎是带着特殊宿命,专为那九头凶兽而诞生的,他们拥有独立的能克制某头凶兽的手段,终于为人间带来了福音,可惜,当年的大君主不得不躲在地下,所以神与凶兽的战争情况,我们是无法知晓的,而我猜,是天神赢了,因为凶兽消失不见了,规则时代由此到来,凶兽与天神成为新世界的十八位神....”
“当年的那十八人,其姓名,也被保留了三百万年,如果你愿意去暗楼瞧瞧,也能找到名册,然后你会看到,他们的名字,分别是——木子云、方天慕、铃铛....”
葛远摇着头,不断说道:“这怎么可能呢?他们不是三百万年前的人。”
翟秋子说道:“不,他们就是,准确的说,他们是曾经那十八人的转世,从蛛丝马迹里,历代大君主判断出了,轮回的时间应该是三千年一次...”
“那也不该是他们的名字。”
“这就是新世界的规则啊。”翟秋子说道,“木子云、方天慕这些名字的确不该是最初那十八人的姓名,但轮回的法则,似乎刻意的永远保持每次轮回当世的十八人的信息,只要新的轮回者出现,那么过去的名字都会被最新轮回者的名字代替,想要证明很容易,你吃了长寿花,你可以活很久,那三千年后你再瞧瞧,名册上的名字就该换成下一批人的了,这就是规则时代的强制法则,谁都无法更改。”
葛远沉默了许久,开口道:“那九个天神,也是...”
“也是他们,巨石有阴阳,恶存在的地方,必定会诞生善,而那些为天下带来福音的天神,就是摸到巨石阳面的那九个人。”
葛远说道:“所以所谓十八个神,其实只有九个才是真的,其余九个是恶魔!是凶兽!你认为,木子云他们,就是当年的凶兽或者天神!也就是当今时代十八位神的真身!”
翟秋子摆了摆手,否认道:“神怎么能以如此方式亲临人间呢,每一个时代的神都有自己治世的方式,木子云、均士魅这些人,应该就是神在人间的傀儡,毕竟当年那十八人都是凡人,能够成神完全靠着巨石的神能,其实我的判断是,巨石才是这个世界真正的神,而它们治理人间,靠的就是这十八个被当作傀儡的不断轮回的人类。只是这些人类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在次次轮回之中,不断地按照巨石的意识改造着阳间,阴面的九人继承凶兽的意志,不断地为人间带来灾难,或许在神的眼里,我们皆为‘物’,时时刻刻需要被清理,被抹去糟粕,而阳面的九人继承了天神的意志,为人间抹除灾难,带来救赎,但一轮过后,阳间经过了洗礼,所有破坏新世界秩序的可能性都被消除,这些人便会消失,平稳渡过三千年后,就会有下一轮人来清理新的‘糟粕’了。”
“谁是凶兽,谁是天神?”葛远忐忑地问道。
“我想你很清楚”翟秋子笑道,“你算运的本事在我之上,你看的很明白,只是自己不愿意去承认罢了,很明显,一直带来祸端和无限灾难的木子云、铃铛、方天慕、休兵、颛王旭、均士魅、嵩阳珑洛皆为阴面轮回者,而风筝、望乡、颛王东为阳面轮回者,尤其是风筝,她已渐渐复苏神之像,也为人间带来了许多福音。
葛远立刻掐指算起来,片刻后,一拍桌面,说道:“所以你才会让均士魅提前去丰巢,就算均士魅不去,你也让黑精灵变成均士魅一行人去了,就是为了提前加快丰巢的祸端,让风筝抵达时,见到的只会是满山的尸体,而你...你用了什么办法...”
翟秋子笑道:“我留了三个甘愿赴死的首领,他们并非必死,却选择了死亡,目的就是为了完成死术,在风筝来临之时,唤醒其心,风筝是道人,我也是道人,所以我非常了解该怎么引导她往哪里去看,往哪里去想,虽然结果和预期的一样,却比我渴望的要好得多。”
葛远说道:“铃铛和休兵离他们而去,也在你的计划中吧。”
“没错,这也是死术的作用,但...他们天生不是一路人,所以达到了死术达不到的效果,他们不会再是一路人了,永远不会了,阴与阳,天地之隔。”
“所以,风筝和望乡根本不会出现在我们预定好的下面任何的路线...”
翟秋子意味深长地笑看着葛远,说道:“你不是告诉他们见蝶而分,到关莫回吗?”
“什么!”葛远惊道,攥紧了拳头,许久后,咬紧牙关笑回道,“老头子,你连我做的事也都算到了,你到底做了多少计划!”
“葛远,我们需要的...只能是带来福音的阳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