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书旗小说 -> 都市言情 -> 我的投资时代

1535、永远是你们最坚强的后盾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把夏景行二人迎进自己的办公室后,卡兰尼克连忙又叫来了合伙人加勒特·坎普,并介绍双方认识了一番。
加勒特是个小卷毛,加拿大人,比卡兰尼克小两岁,今年三十一岁,也是一位曾经创业有所小成的创业者,其二十岁创业开发的浏览器插件StumbleUpon于三年前以75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电商巨头易贝,实现了个人的初级财务自由。
相比于创业路走的磕磕绊绊的卡兰尼克,加勒特的创业人生好像要顺利不少,而且其第一次创业就成功了。
优步这个产品的真正开发者也是加勒特,卡兰尼克早期是以兼职顾问的身份加入的优步公司,直到上个月看到优步App上线并大获成功后才开始全职加入优步公司,并担任CEO。
加勒特之所以愿意退位让贤,也是看中了卡兰尼克那不俗的管理能力和经历了各种艰难险阻依然能取得成功的不屈不挠创业精神。
担心戴伦·夏可能不了解自己,卡兰尼克给夏景行二人各自奉上一杯咖啡后,开始讲述自己过往的创业经历。
卡兰尼克有着美国这边互联网大老的标配人生经历——小学六年级就会编程了,二十一岁的时候从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辍学创业。
第一次创业与6位好友创办了S网站,本想做个谷歌那样的搜索引擎,结果阴差阳错做成了美国版迅雷,然后不出意外的享受了肖恩·帕克的同款遭遇,被好来坞几十家公司以侵犯版权之名告到破产。
痛定思痛后,卡兰尼克接着又开启了第二次创业,不再搞P2P文件下载资源搜索引擎,变成了To B业务模式,为企业提供服务,改进企业文件在网络上传播的方式,提高文件传输的速度,同时帮企业节省服务器开支。
这次创业也谈不上太成功,先是合伙人企图带着开发团队跳槽到索尼,接着公司最大的投资人、NBA达拉斯小牛队的老板马克·库班又闹着要撤资。
磕磕绊绊的发展了几年,这家公司三年前被卡兰尼克以1900万美元的价格卖掉了。
两段创业经历为卡兰尼克积攒了丰富的创业经验和人脉资源,但较真起来,也只算得上是小打小闹。
不过这两段故事通过卡兰尼克的嘴巴说出来,那是吹得热血沸腾,令人不敢小觑。
“戴伦,你知道吗?那时候整个好来坞有29家公司联合起来起诉我,向我索赔2.5亿美元,但在我极力的抗争下,最终只花了100万美元就达成了庭外和解。”
夏景行轻轻点头,“好来坞一向如此,油管也被起诉过,索赔金额比你们的还高出几十倍。”
卡兰尼克哈哈大笑,“不过你比我厉害,用一个Hulu视频填满了那帮贪婪之徒的胃口。”
夏景行笑道:“你也不错,最开始几个月都不敢进电影院看一场电影,怕看到几家制片公司的名字就血压飙升,后面慢慢的走出了失败阴影,坦然接受这一切,还立下誓言“报复”好来坞公司,你也成功了,不是吗?”
卡兰尼克微笑,他的报复不算高明,只是把起诉他的29家好来坞公司中的23家变成了他第二次创业公司的客户,让这些公司出了点血,把从他这里讹走的100万美元又赚了回来。
这些不凡的经历落到投资人眼中,自然是大大的加分项。
抛开前世对卡兰尼克的了解,光是听到对方讲述的这两段创业经历,夏景行对其就挺刮目相看的。
这是一个非常懂得变通、能屈能伸的创业者,市场嗅觉也非常的不错。
而且两次创业让他吃了不少的苦,早就把自己的神经磨砺的无比粗粝,极为适合打O2O这种创业模式伴生的一场场硬仗。
夏景行收起笑脸,正色道:“说说优步吧,听说这是你们俩去巴黎参加一次会议,由于打不到出租车而想出的创业点子?”
一旁的加勒特点头回道:“是的,当时我们想的是打造出一款可以用App订购的分时豪华轿车服务,因为市场存在这样的需求,正等着我们去满足。
从巴黎回到旧金山后,我立即就买下了域名Uber。”
夏景行又接着问道:“只打算做豪华汽车市场吗?我们刚刚过来的时候,叫了一辆宝马7系,车费相当的不便宜,乘车起步价8美元,每英里单价4.9美元。
在我看来,这会影响优步成为打车市场的主流。”
面对夏景行的提问,卡兰尼克丝毫没有慌乱,语气平静的回道:“这跟特斯拉正在做的事情是一模一样的。”
夏景行澹澹的暼了卡兰尼克一眼,示意他继续讲。
“特斯拉选择从高端车型入手,目的是塑造品牌,占领用户心智后,逐步再推出中低端车型,这是一个自上而下的品牌推广过程。”
卡兰尼克顿了顿,自信一笑,“优步也正在做这样的事情,以高端服务打响我们的网约车品牌,让更多人关注优步、关注网约车。
待到时机成熟,我们会逐步推出其他的中低端车型,然后把优步的服务版图扩张至全美其他城市。”
夏景行笑了笑,“不错的选择,有没有考虑将来订购十万辆Model S,我可以做主给你打折。”
卡兰尼克耸耸肩,“非常好的建议,为什么不呢?
不过,暂时优步还不具备这样的实力。
另外,我们现在招募的网约车司机都是自备车辆。
眼下优步的首要目标是扩张、再扩张,所以只能选择轻资产运营模式。
戴伦你说的模式太重了,或许要等到优步发展到成熟阶段,才能进行一定程度的尝试。”
夏景行微微颔首,又道:“听说过无人驾驶吗?”
“谷歌X实验室正在做的那个?非常酷!但对于现在的优步来说太遥远了,我们目前考虑的是如何把网约车业务做大。”
夏景行说道:“特斯拉正在做这项业务的探索,将来或许可以跟优步展开合作。”
卡兰尼克满脸笑容,“当然可以,我们欢迎一切可以给优步带来帮助的合作伙伴。”
夏景行嘴角微微上扬,优步是他非拿下不可的投资项目,不仅可以收获丰厚的财务回报,更重要的是能帮助特斯拉训练和测试无人驾驶算法技术,还能帮助特斯拉以更快的速度将无人驾驶商业化。
唯一的缺憾就是两家公司都是美国企业,无法严密的控制它们。
不过特斯拉+优步的合作方案一旦探索出来了,中国可以上演一场“Copy To a”。
在他旗下的商业版图中,能找到很多对标美国的公司。
比如说:
海内控股集团对标脸书;
远景资本中国对标远景资本美国;
复兴汽车集团对标特斯拉;
鸿蒙对标安卓;
……
由于不可言因素,企业合并非常不现实,所以只能搞一套模式、中美两套班子。
目前来看,这样的安排还是比较合适的,兼顾了产业的安全性和财务投资收益两大好处。
“戴伦,我想向你请教一下中国出租车市场的情况,也存在打车难的问题吗?”
卡兰尼克开始主动发问了,表面看似是随口询问一下中国出租车市场的情况,但夏景行能看出对方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还只是一只刚孵化出来的小鸡崽子,就开始盯上了中国市场这块大肥肉。
考虑到诸多因素,夏景行肯定是不能当优步入华的帮凶的。
于是他以一种开玩笑的口吻说道:“中国的出租车司机脾气可不太好,罢市、砸了网约车都是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加勒特直接听傻了,“媒体不是报道说中国人民都很友好和善的吗?”
夏景行听笑了,心道你别不是看的假的BBC新闻。
“出租车行业关乎到很多人的就业,如果受到太大的冲击,官府方面的态度不好说。
我给你们讲一个中国典故吧,叫做百万漕工衣食所系……”
听完夏景行讲述的有趣故事,卡兰尼克和加勒特被唬的一愣一愣的,前者点头说道:“戴伦你说的很有道理,就业率是每个执政官都必须重视的问题。
看来我们的确不能轻易的进入中国市场,以免陷入一片泥潭,拖慢了优步的发展步伐。”
夏景行笑着说道:“是的,你们应该优先拿下欧美发达国家市场,这才是最有价值的一块市场,不要丢了西瓜捡芝麻。
而且,想要拿下美国市场、北美市场乃至欧洲市场,也并非想象中的那么容易。
网约车的安全问题、来自出租车司机的抵制和抗议、各州的不同法律法规、市场出现竞争对手……
这一大堆麻烦,都需要你们去一一化解,这非常考验你们作为创业者的决策和能力。”
被夏景行这么一引导,两人都闭口不谈中国市场了,担心被大金主戴伦·夏误解他们是好高骛远。
“好的,戴伦,你的建议,我们一定认真听取。”
卡兰尼克露齿微笑,“下面我们来谈点更实际的吧。”
夏景行点头,随即递给了瑞奇一个眼神。
瑞奇从公文包里掏出了一纸协议,然后拍在了桌子上。
卡兰尼克拿起协议,与合伙人加勒特一起看了几眼后,忍不住问道:“这什么意思?投资金额怎么是空白的?”
夏景行把身体往后一躺,伸了个懒腰说道:“投资金额那一栏由你们自己填,我只有一个要求,本轮融资优步得出让30%股份。”
卡兰尼克咽了口唾沫,看着手中这份“沉甸甸”的投资协议,发现原本准备好的一肚子说辞都派不上用场了。
真的可以随便填吗?
卡兰尼克很想填一个5000万美元,但他忍住了这种冲动。
戴伦·夏虽然豪爽,但不代表他们可以把世界第四富当作傻子。
这或许是一种投资前测试?
“戴伦,我们本轮融资计划是融125万美元,稀释25%股份。”
说到这,卡兰尼克看了夏景行一眼,发现对方一脸的平静,心里有些忐忑,赶忙又补了一句:“不过既然你诚意这么足,那么我们可以再多稀释5%股权。”
说完,卡兰尼克埋头唰唰唰的填了一串数字,然后把文件递还给了瑞奇。
瑞奇看了一眼,没说话,又把文件递给了夏景行。
看到文件上填的数字160万美元,夏景行笑了一下,“好,就这么定了吧!”
见夏景行态度这么轻描澹写,卡兰尼克心中不禁有些后悔,早知道该多填一个零的。
不过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了,他可舍不得把戴伦·夏气跑了。
夏景行扫了卡兰尼克几眼,把对方的复杂心态猜了个七七八八。
卡兰尼克这个人能力还是有的,只是人品确实不咋地,业内公认的利己主义者,恶意雇佣乘客给竞争对手大规模下单,然后又取消订单;强压公司内部性骚扰事件,最后搞得自己声名狼藉,导致被投资人老孙扫地出门。
只不过这一切都发生在优步阔了之后。
现在的卡兰尼克可没资格跟自己谈条件!所以表现的比较老实本分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要是真当卡兰尼克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那可是要吃大亏的。
夏景行看着心情有些郁闷的卡兰尼克,说道:“远景资本从今年下半年起还推出了一项新的服务,所有的被投企业都可以享受。”
卡兰尼克抬起头,不解的看着夏景行。
“我们跟脸书签订了一项独家合作,每家由远景资本独投的企业都可以享受一次脸书的免费广告服务,也就是说,广告账单由远景资本来支付。”
卡兰尼克睁大眼睛,“优步也可以享受这种免费广告服务吗?”
“当然,但广告投放区域仅限于已经开拓出来的市场,也就是只在旧金山投放广告。”
卡兰尼克喜不自胜,“太好了,我们早就想投放广告了,但广告费太贵了,有点舍不得。”
加勒特也很高兴,他完全没想到远景资本还有这样的服务。
不过想想远景资本与脸书的关系也就懂了,他猜测远景资本付出的广告费肯定有打折优惠。
不过就算再优惠,那也是真金白银的付出,看来风投行业也越来越内卷了……
夏景行微微一笑,区区广告费,也花不了几个钱,惠而不费的东西。
而且此举还可以借一借远景资本的势,每一家被投创业公司在享受脸书免费广告服务的同时,都能清晰的感受到远景资本手中所掌握的庞大资源。
对脸书来说,也有一大好处,相当于轻松开拓了一个广告客户,当这些创业公司尝到广告的甜头,后面又拿到更大额度的融资的时候,还会吝惜广告投放吗?
看着两人满意的表情,夏景行也跟着笑了笑,“二位,拿到远景资本的投资,就代表着今后成为一家人了。
不要舍不得花钱,大胆的给我扩张,远景资本永远是你们最坚强的后盾。”
卡兰尼克和加勒特矜持的笑了笑,他们俩早已不是创业菜鸟了,想的都比较长远。
这一轮融资已经稀释了30%股份,要是优步后面再接受远景资本的投资,甚至是远景资本的独家投资,那大家就无法再像现在这么亲密无间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