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书旗小说 -> 玄幻奇幻 -> 天魔灵韵

第二百零二章 一锤定音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书末章

大战前十日,慕容云裳受慧灵临终所托,将刘甲带回松明岛,慕容云裳与秦山泽本就有仇怨,如今后者因祸得福,没能死在共王陵墓中,如今秦山泽魔功大成,以他睚眦必报的性子,待解决了刘光磊之后,势必会找自己算账,想着就算秦山泽有通天之能,借着万里汪、洋,定能周旋一阵。
自打刘甲心生感应,料到慧灵圆寂,大哭了一阵之后,一路上一言不发,只是死死咬住嘴唇,血水不断滴落而不顾,直到来到松明岛后,第一句话便是:“婶婶,我什么时候才能打得过那个大魔头?”
慕容云裳神情一窒,心知刘甲已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生怕此子堕入魔道,便开解道:“你虽然错过了最佳的先天炼体时机,但你佛性极高,将来成就比起你师父,只高不低,若是潜心修炼三四十载,对上秦山泽未必没有一战之力,只不过想要诛杀这魔头,难如登天。”
听到这话,刘甲原本低着的头更低了,慕容云裳见状,一阵心疼,继续说道:“小师父你也别太担心,岛上武学繁多,未必没有一招半式可以制衡秦山泽,你先安心休养,之后好好练功,自古以来邪不压正,日后你定能亲手斩杀魔头,替你师父报仇雪恨!”
刘甲深吸一口气,问道:“婶婶,敢问这岛上最厉害的武学是什么?”
慕容云裳思索片刻,说道:“自家祖创立松明岛至今,已传三代,家祖修为不高,却是为当之无愧的武痴,松明岛所收藏的武学秘籍甚多,远超烟雨楼,要说最厉害的武学,婶婶也不知,倒是有一门心法,叫做一粟,最为霸道,百年来唯有一人习得,其中更有一套掌法,名叫碧浪惊涛掌,威力其大,一旦练成,罕逢敌手,或许可以用来对付秦山泽。”
此后几日,松明岛海岸边,总能看到一个小孩没日没夜的练功,可五日时间过去了,别说与大海共鸣,刘甲连“一粟”心法的基础都还没有掌握,身子骨倒是日渐消瘦。这日深夜,刘甲躺在海边,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眠,索性爬了起来,远足气力,朝着海面大喊,声音洪亮,气息悠长,好似要把这些日子的委屈全都诉说出来,突然,一只温暖的手掌按在刘甲头顶,柔声道:“傻小子,何必为难自己。”
刘甲听到后,身体僵硬,瞬间泪流满面:“师父,我好想你。”
原来那日慧灵死在秦山泽手中,肉身被毁,魂魄散尽,却拼死留下一丝神识,就是放心不下刘甲,担心后者不管不顾,非要为自己报仇,白白葬送性命,只不过慧灵久居中土,不知松明岛方位,接连几日都不曾寻得,若不是听到刘甲呼喊,恐怕还要寻上几日。
慧灵看着刘甲,语重心长道:“为师问你,什么是出家人?”
刘甲对佛理一向一知半解,胡乱抹了把眼泪,答道:“出家人应以慈悲为怀。”
“不错,出家人以慈悲为怀。”慧灵继续说道,“切忌争强好胜,冤冤相报何时了,万万不可被仇恨蒙蔽了双眼。你佛性之高,百年难遇,便是三个为师加起来,也比不上你,可如今你戾气太重,并非好事,私仇是小,众生为大,好好记着师父说的话,好好活着,将金光寺发扬光大。”
刘甲似懂非懂,仍是点了点头,又问道:“师父,我还能再见到你吗?”
慧灵笑意不减,说道:“傻孩子,只要你心里还挂念着师父,总能在梦里相见。”
这一夜,刘甲睡得格外香甜。也是这一夜,刘甲顿悟,练成碧浪惊涛掌。
却说剑神谷内,秦山泽仍跪倒在地,艰难的爬起身来,左仙凡的出现,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也将秦山泽的计划全盘打乱,同样,魔教四人更震惊于左仙凡的雷霆手段,这位百年前让魔教人人闻风丧胆的年轻剑仙,如今一出手,只一合便挑翻花无颜,更将秦山泽全面压制!
秦山泽如今气机紊乱,想要催动四灵兽之力,可一股强大禁制死死钳制住自己,让其无法运用如常,秦山泽仍不死心,催动魔功,想要冲破禁制,却被内力狠狠反噬,闷哼一声,又吐出一大口黑血。
趁着秦山泽大战左仙凡之际,一旁的刘光磊运功疗伤,如今伤势已恢复的七七八八,此时正手持长剑傲然而立,冷冷看向秦山泽,朗声道:“时辰已到,尔等妖人还不快快受死!”
秦山泽冷哼一声,嗤笑道:“秦某输给左仙凡,并非输给你,如今你在这逞什么英雄?刘光磊,你想趁人之危且试试,看看究竟谁技高一筹!”说完将功力催至十成,虽不能运用四灵兽之力,可秦山泽内力之深厚,冠绝当世,双足发力,朝着刘光磊猛的撞了过去。
后者临空而立,长剑负于背后,虽身形魁梧,衣衫随风而动,倒也潇洒写意,见秦山泽袭来,冷笑一声,长剑随即如银蛇出洞般,刹那间点向秦山泽周身十三处大穴,后者内力虽强,可先前与左仙凡一战,受伤太重,如今不免动作迟缓,避之不及,连连中剑,不多时早已浑身浴血,气机为之一窒,重重摔在地上,激起无数尘土,生死不知。
刘光磊撤剑,翩然落地,查探不到一丝气机,不由仰天大笑,随后死死盯着花无颜,说道:“如今秦山泽已死,你还不快束手就擒?没想到,你师父梅老鬼死在刘某手上,今日你也一样,也好,刘某便做件善事,送你师徒二人早日团聚!”
正当此时,刘光磊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嘶吼,只见尘埃落定,秦山泽缓缓走了出来,双目猩红,周身散发着黑烟,直如地狱魔神,一步一步走向刘光磊。后者大惊失色,眼前的秦山泽,浑身散发着魔气,早已不似生人,一时间竟定在原地,不敢上前。
正当所有人都聚精会神关注场中战局之时,一个瘦小人影从远处直奔剑神谷,所到之处,花草树木尽皆枯萎,来势极缓,以至于梧桐落二人能清楚看到来人样貌,竟是如此年幼。
原来,来人正是练成碧浪惊涛掌的刘甲,自打他练成“一粟”心法之后,每天算着日子,就等着秦山泽杀到剑神谷,好报仇雪恨,慕容云裳担心刘甲出事,私下里早已安排人手严加看管,可刘甲虽被关在房中,却硬生生从地下打通一条通道,在海上漂泊一日,终于来到中土,慕容云裳得知后,本想一同前往,可上次中土之行,见识了诸多尔虞我诈之后,早已心灰意冷,最终只是飞鸽传书于刘甲,让其好好照顾自己。
陆桐看着刘甲,不由讶道:“这小和尚是谁,好重的杀气!年纪轻轻,居然能撷取天地灵气,化为己用,了不得!”商瓶瓶略一思索,说道:“传闻慧灵法师曾收有一徒,名唤刘甲,想来便是此人。”陆桐不禁叹道:“金光寺传承近千年,底蕴深厚,果然不容小觑,便是这稚童,修为恐怕也在老身之上。”
随着秦山泽步步逼近,刘光磊心知,对于剑士而言,若是未战而先怯,那这一仗就已经败了,随即放下心结,斜提长剑,一鼓作气冲了上去,这一剑,没有惊天动地的气势,没有眼花缭乱的招式,就那么平平无奇的向前刺去,这一剑看似毫无威势,却蕴含了刘光磊毕生心血,想来合自己四十年功力,加上神剑之利,定能一举刺伤秦山泽,可当长剑及体,点在后者膻中穴上,却如击金石,一寸不可进,秦山泽癫狂大笑,足下不停步,刘光磊不敢再退,只能苦苦支持,长剑弯折,隐约有了崩断迹象。
正当骑虎难下之际,一道人影从天而降,一掌狠狠拍在秦山泽后心上,后者闷哼一声,劲力被击散,再也抵挡不住神剑之威,被“镜花水月”当胸贯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