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书旗小说 -> 女生言情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第2175章 鹰取:组织有内鬼!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池非迟端起之前就放在茶几上的茶杯,垂眸喝了一口茶。
既然鹰取这么说,那之后应该还出了一件大事。
“按照原计划,我们会让那家伙自己服下APTX4869,制造出他在家里猝死的假象,结果在最后一步差点出了事,”鹰取严男盯着茶几上的茶杯,又皱了皱眉,“在一次次试探中,他数次想搞小动作被我们发现,就应该明白,我们对局面的掌控力度比他更强,他除了听我们的,没有别的选择,而在行动前,我并没有向其他人透露想要杀他的目的,并且想杀他一个措手不及,当我收到他在家里的消息并找人确认之后,我准备带人突然登门,在他没有准备的情况下,逼他服下APTX-4869,确认他死亡后立刻离开,这样不用担心他提前做了什么准备,我们从抵达他家里到离开,最多只需要二十分钟,也能很大程度降低风险,结果我带人到了附近,却发现他家附近有可疑的人在转悠,隐约把他家附近围了起来,就这样,登门行动被我取消了……”
池非迟见鹰取严男看着自己,出声肯定鹰取严男的决定,“我之前也跟你说过,宁愿任务失败,也不能被抓住,甚至不要让警察知道你的任何个人信息。”
“我明白,”鹰取严男突然笑了起来,“如果被我抓住了,组织也不放心我活着落在警察手里啊,任务失败就没什么关系了,反正有老板你在这里,任务失败一两次,也没人会说我什么。”
“就算没有我也一样,”池非迟正色纠正鹰取严男的说法,“暂时杀不死任务目标,不算失败,而泄露组织的踪迹、让敌人抓住了尾巴,那才是彻头彻尾的失败。”
“那倒是,不到最后,谁也不能确定任务有没有成功,既然没办法亲眼看着他服下APTX4869死亡,我们也只能远程解决掉他,”鹰取严男神色遗憾地叹了口气,“我本来想探探周围那些人的监控死角,在他房屋的通风管道、或者自来水管道做点手脚的,不过基安蒂到了,她只听琴酒的……”
在基安蒂到了之后,琴酒就让鹰取严男想办法制造狙杀那个警探的机会。
第一次,鹰取严男让人联系那个警探,让警探去拿东西,又让基安蒂埋伏在路上寻找狙击点,试图将人引到别的地方,实则在路上就将人狙杀。
结果,那个警探是老老实实地出门了,但基安蒂没能在狙击点就位。
他们选中的大楼,突然有新商家举办开业活动,还是在适合狙击的那两层楼,基安蒂不可能走进热闹的人群,在众目睽睽下拿出狙击枪来杀人,也就放弃了。
转机出现在那个警探抵达指定地点拿到了东西、返程回家之后,那个警探拿着拿到的文件袋打开门,屋里涌出一股刺鼻气味,手里的文件袋突然燃起火苗,那一点火苗,就成了引爆致命危机的遥控器。
“如果这个计划依旧失败,也还有别的死亡陷阱等着他,那些可疑人员可以保护他一时,却不可能一点纰漏不出地保护他一辈子,保护永远比破坏难,”鹰取严男总结着,忍不住又看了看旁边悠闲喝茶的池非迟,有些郁闷,“但这次行动,我总觉得完成得不是很好,您可别安慰我说,因为这是我的第一次行动,计划存在问题也很正常……”
“你想多了,”池非迟眼皮抬也不抬地反问道,“你觉得我是那种会安慰你的人吗?”
鹰取严男:“……”
回想一下,他家老板应该属于高要求那一类,觉得他怕蛇,就会让他‘直面恐惧、努力克服’,他跟着老板行动,突然间就会收到老板的审视眼刀,害得他拼命反省自己哪里出了问题。
这样的老板,确实不太可能为了照顾他的郁闷心情,就说好话安慰他。
可是……
虽说他不希望得到安慰,而是希望得到老板的指正,但老板直接表明他得不到安慰,心里还是有一点点小失落。
这一次,从加拿大境内行动一开始,到完成任务再到后续扫尾,没有老板在上头兜着,全靠他一个人伤脑筋,而且要悄无声息地暗杀一个知名警探、销毁对方手里的东西,可比抢银行难多了,他每天盯情报、分析情况、制订行动步骤,到了行动时还得小心四周的风吹草动,一段时间下来,头发掉了一大把,人也快神经衰弱了。
他真的很努力、也尽力了。
池非迟放下茶杯,目光平静地看向鹰取严男,“我不会安慰你,只会分析你这次行动的表现,实话实说。”
鹰取严男也坐直了身,正色点了点头,想到这也是自己真正想要的,把心里的小矫情丢到一旁,“我明白,而且这也是我所希望的。”
“这一次行动,组织对那个警探的调查已经够细致了,你过去之后联系部分加拿大的组织成员,按照预先决定的计划,本不该有这么麻烦,”池非迟没急着定论,反过来问鹰取严男,“你觉得问题出在哪里?”
“加拿大的组织成员里,有内鬼,”鹰取严男神色严肃地肯定道,“那个内鬼向警察通风报信,所以两伙卖家才先后被抓得莫名其妙,其实在第二次,那伙银行抢匪突然被抓之后,我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我没办法分析出是谁做的,似乎谁都有可能,又似乎谁都没有那个条件,后来我想通过对不同的人隐藏不同信息,来辨别出内鬼,而且最后一次行动,我准备带人去那个警探家里时,是收到情报之后做的决定,而知道那个情报不止一个人,守在那附近的成员、在附近放风的成员都知道,是我在过去之后,发现路边有个在甜品店买东西的女人耳上的耳坠似乎是伪装过的耳机,而且附近很多人戴了帽子、围巾或者留了遮挡耳朵的头发,那么多人看不到耳朵,又隐隐互相有关联,我才惊觉周围居然渗透进了那么多人,但问题是,我们那么多人手,在确认安全时,并没有提前那些似乎在保护警探的可疑人物们,在那之前,我收到的信息都是‘安全、没有发现可疑人物’,负责安全确认的人都有问题的可能性不大,说明那群人早在我们的人去确认安全之前,就已经陆陆续续渗透进那片区域了,而不是突然跑过去埋伏……”
说着,鹰取严男无奈笑了笑,“明明杀死那个警探的最后那一步计划,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啊,这么一看,我反而才是最可能是内鬼那一个。”
“如果了解组织,想要猜到你最终杀人灭口的决定并不难,或者说,组织本来就是这种作风,只要潜伏在组织超过一年、接触到了核心任务的人,都能猜到组织不会放过那个警探,而在组织接触了不少核心任务的人,就会明白,组织行动一向喜欢谋而后动、速战速决、尽量不留痕迹,”池非迟分析道,“对方根据部分行动安排,就能够猜到你的计划,而这是不可避免的,只要你试图接触那个警探,让对方察觉你的目标是那个警察,再一了解那个警探对组织产生了威胁,内鬼就能知道你的目标是销毁证据、杀人灭口,在那个警探附近布置好保护警探的人手,并且那也是企图抓捕你和其他行动人员的陷阱。”
“那个内鬼行事非常狡猾,当时在警探家附近的那些人手也比较老练,不像是普通警察,”鹰取严男顿了顿,才继续道,“是某国国家情报部门的人吧?能够调集那么多人手,要么就是加拿大官方的人,要么就是在某个势力里占据高位,比如美国,他们好像经常派不少人潜入别国,如果内鬼的地位足够高,也能临时调集一批专业特工过去……”
“至少从你这次行动中,我们得到了的信息是,加拿大组织成员里有内鬼,对方是专业特工,且在组织潜伏了不短时间或者具备一定地位,也就是核心成员,”池非迟态度依旧不冷不热,“你上报进度给那一位时,那一位应该已经早就看出来了,所以才会让琴酒插手,当然,那一位具体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我没法判断,不过内鬼的事暂时不需要你操心,你只要保证行动过程中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信息或者留下头发指纹之类可被收集的东西,你的安全就不会有问题,至于那个内鬼……只要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想抓出人是早晚的事,到底怎么处理、什么时候处理,那一位自会安排。”
鹰取严男点了点头,往沙发上一靠,感慨道,“难怪您每次行动都那么小心,真跟内鬼暗中过过找,我才知道,那些家伙真的很难对付,再小心都值得。”
“再说你这一次行动的表现,”池非迟看着重新坐直的鹰取严男,“如果我之前认为你能做到7分的话,你已经做到了8分,表现超出我预计的好。”
鹰取严男一怔,嘴角一咧,又连忙压下去,“咳,老板,你不会是突然想安慰我吧?”
“你的进步很快,这一次在行动人员有专业特工做内鬼的情况下,能够保证自己和其他队友不落在敌人手里,这种表现已经很优秀了,”池非迟神色冷澹却也足够肯定鹰取严男的努力,“应该费了不少精力,最近神经也绷得够紧了。”
鹰取严男心里一暖,努力被人看到、认可就是值得高兴的事,也坦白道,“虽然我想跟您谦虚两句,但我很难违心地说这一次行动轻轻松松……”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