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书旗小说 -> 武侠仙侠 -> 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第977章 人间烟火,晴日风霜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两天后,许全和支离举行了一场规模不大不小的婚礼。
地点就在皇宫,很热闹,但请的宾客并不多。
从早到晚,折腾了一天之后,主要流程总算走完,支离也正式成为了许全的妻子。
跟着魏长天去了一趟大乾,结果不仅升了一级大境界,并且还讨了个妖王老婆,许全这趟无疑是赚麻了。
不过你要说这完全是“天道卷顾”吧,好似也不准确。
毕竟支离之所以会对许全动心,除了魏长天的“助攻”之外,更重要的还是因为后者那次“归还圣果”的举动。
在明知道会惹怒“顶头上司”,甚至因此而殒命的情况下,却还依旧要履行诺言......说实话,这种事绝非一般人能做到的。
所以这种机会即便给到另一个人,那人也大概率抓不住。
这么想来,天道之子的“机缘”或许也不单单只是“运气好”而已。
许全确实有着某种异于常人的坚持,然后又因为这种坚持而获得了常人所得不到的收获。
云莲、宁永年、汤尘、楚安、白有恒......
回看一下,这些天道之子们其实都一样。
他们因为自身的坚持、以及那所谓的“好运”得到了许多,但同样的也因此失去了许多。
不少人甚至为此赔上了性命。
而如今,当一份份天道气运被夺走,转移到了魏长天、霍天阳、楚先平这些人身上之时,天道气运背后所蕴含的意义仿佛便不再存在了。
魏长天不知道眼下这些尚且活着的天道之子还能“苟且”多久。
毕竟天才也需要“发育时间”,而所有变故又来的太早,使得他们根本都没有成长到可以对抗绝大多数敌人的程度。
或许用不了几年,所有天道气运都会易主也说不准。
不过......
应该总有人能活下来吧。
......
......
婚礼是在酉时末结束的。
就在宴席散场、许全和支离红着脸走入洞房的同时,最后一个探子也收到了魏长天所承诺的那半本挑月剑谱。
至此,一切都已无可挽回。
不管是这半本剑谱给世人带来的震撼也好,还是针对秦正秋、楚先平、神秘人的条件也罢,都会在不久的将来把这天下彻底搅乱。
而身处于漩涡中央的魏长天此刻则是孤身一人离开皇宫,去往了奉元的东城墙。
明月当空,星河漫天。
站在城头向远处眺望,一望无尽的原野沉浸在夜色里,安静的就如一汪没有涟漪的湖面。
奉元对魏长天而言其实有着些不一样的意义。
他曾经在这里斩过“阎罗”、送走过尤佳、承诺过李梧桐、救过许岁穗、击退过百万乾回联军、告别过楚先平。
甚至就连突破二品,他也是在这座古城之下完成的。
作为奉元从大奉沦入大宁之手、又成为新奉都城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当魏长天如今站在城墙之上,看着脚下的万家灯火之时,心中不免有些感慨。
就仿佛那战火纷飞、人间炼狱般的场面已过去了很久,久到一切像是从未发生过一样。
但若仔细一想便不难发现,其实那场大战距今仅仅只过去三个多月而已。
自打穿越之后,魏长天总觉得时间好像变“长”了。
这可能跟他无时无刻都在忙碌、每一天都有无数事情要处理有关系。
毕竟前世那种“上班、下班、睡觉、上班”的重复生活实在没有太多值得称道、或者令人印象深刻的回忆。
所以,穿越后的生活好似要更“丰富精彩”一些。
但当魏长天回头看去,却发现两者似乎也没有什么分别。
建立了大蜀、杀了宁永年、颠覆了大回和大乾、让魏家成为了一个权倾一时的超大势力......
做了这么多事,可对自己来说究竟有什么意义?
魏长天想了很久,却始终没办法给出一个答桉。
为了天下百姓?为了复仇?为了自保?为了“回家”?
相比于这些,魏长天更认为自己是被“推”着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自己好似有很多目标,又好似什么也没有。
回想起最初那个“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穿越愿景”,魏长天感觉自己现在离这一切已经越来越远了。
当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当对手一个个死在自己刀下、当曾经的那个无恶不作的“魏家独子”变成了名震天下的“魏阎罗”、当原本“既定”的命运被自己彻底改变之时,魏长天竟觉得有些孤单。
“呼......”
城头上风有些大,星光灿烂的夜空似有长河流淌。
魏长天摇摇头,将所有莫名其妙的思绪都抛之脑后,举目远眺。
远处官道上,有几个拉着马儿的人影在慢慢行走,应当是旅人爱惜马力,所以舍不得骑。
再远一些,广阔的麦田绵延在星光下,随风荡起阵阵波浪。
魏长天不知道许多年后,这幅景象会不会依旧如此,自己的到来究竟会不会改变这个世界。
不过,想来应该是会的吧......
人间烟火,晴日风霜。
清风拂麦浪,大雪落夕阳。
梆声映灯火,明月过大江。
看着这再平凡、又再波澜不过的场景,一丝浅笑浮上嘴角。
向着东边遥遥望去,魏长天有些想家了。
......
......
......
十天后,魏长天回到了大宁京城。
魏贤志和秦彩珍还是老样子,依旧说不了几句话便会拌嘴,然后再以前者的服软收场,完美验证了那句“正派孤苦伶仃、反派父慈子孝”的俗语。
漫步在魏府,魏长天再也不会因为这里太大而“迷路”,也再没见到那些奇奇怪怪的动物。
而自己的独院也变得冷冷清清。
陆静瑶、秋云、鸢儿,还有那三只大母鸡和一条大黑狗,曾经热热闹闹的一切都随着自己的离开而消失不见。
不过每每魏长天看到一些场景时,却仍能回忆起这里发生过的那些事。
那些琐碎又寻常的小事,甚至比魏长天所经历的“高光时刻”还要清晰,还要历历在目。
还有悬镜司的擂台、开在一条小河边的春深书坊、以及安安静静放在木柜里的几副纸牌......
从这个角度而言,不论多么渺小,世界都确实因为自己而改变了。
“长天,把这个带上。”
在魏府住了三天,魏长天便要动身回蜀州了。
临行前,秦彩珍将一个大大的食盒递到他手中,魏长天不用看都知道里面肯定是那甜到发腻的桂花糕。
而相比于秦彩珍,魏贤志就没啥拿得出手的,于是便只好照例送上了几句寻常的叮嘱。
在两人的注视下,魏长天低头钻进马车,然后又突然掀开车帘探出脑袋。
“爹,娘。”
“怎么了?”
魏贤志和秦彩珍对视一眼,走到近处不解道:“还有何事?”
“没啥事,就是提前告诉你们一声......”
魏长天笑着回答:“前两年局势太乱,咱们都没能一起过年。”
“今年我肯定带着你们的孙子、或者是孙女一起回来。”
“就这事。”
“......”
夕阳的余辉落在魏贤志和秦彩珍身上,两人好像都愣了一下。
不过很快他们便笑着摆了摆手,眼角有几丝浅浅的皱纹。
“好,知道了,快走吧......”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